050001.com 主页 > 050001.com >  

金•彼特拉斯 (Kim Petras) 谈流行乐、时尚和LGBTQ

更新时间: 2019-11-04

  在 Spotify 上坐拥 300 万月收听人数,世界巡演正在进行,万圣节主题的第二张专辑《Turn Off the Light》也已推出,金•彼特拉斯 (Kim Petras) 和她受九十年代启发的俱乐部热门曲目如今正称霸流行乐坛。这里,她谈及她推出了自己的唱片公司,她的老派时尚,以及 LGBTQ+ 在音乐表现中的力量。

  唯一能掌控金·彼特拉斯 (Kim Petras) 的,只有金·彼特拉斯 (Kim Petras) 自己。这颗来自德国的唱作新星在冉冉升起之前,唱片公司总是反复提醒她:作为一名跨性别艺术家,她应该永远保持“小众”。但彼特拉斯并不接受被分类、被定义,而是打破了常规成名之路,另辟蹊径——2016 年,她推出了自己的唱片公司,BunHead 唱片公司,并于次年独立发行了首张单曲《I Dont Want It at All》。

  亲自处理事务,让这位 27 岁的歌手有了更多的自由着手进行试验性项目,比如发行她第二张录音室专辑《Turn Off the Light》,这是一张以恐怖为灵感的混音带,整张专辑都是让人毛骨悚然又极为新颖的俱乐部热门歌曲,于 2019 年 10 月发行,恰逢万圣节[1]。这一举动广受好评,商业价值也极为突出。彼得拉斯在Spotify上有 330 万月收听人数;有一群忠实的粉丝,名为“Bunheads”;与她在 2019 年 6 月发布的首张专辑《Clarity》一道的是一场持续到 2020 年 2 月的世界巡演;即将发行的《霹雳娇娃》原声带里也有她的一首歌。

  彼特拉斯现居洛杉矶,这也是她作为音乐人起初成名的地方。但她的故事早在这之前就已经铺开了。彼特拉斯出生于德国科隆,从小就希望成为一名流行歌手,麦当娜 (Madonna) 和格温·史蒂芬妮(Gwen Stefani) 这些重量级人物都是她逐梦之路上的偶像人物。然而,13 岁的彼得拉斯在德国电视节目中露脸后,就作为一名跨性别儿童权利倡导者而有了不同于歌手的名气。她说,尽管自己很荣幸能以跨性别艺术家的身份拥有一个展示的平台,但现在她已经准备好将这种身份当作“脚注”,铺叙出更宏大的故事。

  在她开始The Clarity Tour巡回演出时,Vogue 与她进行了一场面对面访谈,探讨了做一名独立艺术家的体验,成为榜样的压力,以及如何在娱乐产业提高跨性别者表现力等问题。

  你的歌曲是在自己的唱片公司, BunHead 唱片公司发行的,成为一名独立音乐人都有哪些利弊呢?

  金·彼特拉斯 (Kim Petras)[KP]:“我把挣的每一分钱都投入到自己的音乐视频、巡演和舞台服装里去了。这是一段缓慢的建设过程,但我最终有了回报,现在,我在美国的演出场场爆满。这次巡演我还会在[伦敦的]牧人布什[帝国]剧场演出,这是我登上过的最大的舞台。我还有很多要学习的东西,但[我已经]看到了这个产业的各个不同方面,已经成为了一个更好的歌手和词曲作家。

  “最棒的事情就是,所有的事情,方方面面都源自我的想法。我画出了自己全部巡演服装的草图,想出了我所有音乐视频[的概念,和我共事的词曲作家都是我的好朋友。这是很自然的事情,我的身边有一群富有创意的人,而我很信赖他们。我觉得自己掌握了命运,这真是一种很好的感觉。”

  你说过,流行音乐是关于逃避的音乐,但你的歌曲,比如说《Clarity》这张专辑中的《Icy》和《All I Do Is Cry》,难道不是更偏向直面情感吗?

  [KP]:“我必须做《Clarity》这张专辑,[因为]我对[展现]这个超级英雄版本的自己感到有些煎熬。我想做出几首歌表达内心的感受,表达我作为一个普通人的感受。我感到孤独。我希望朋友们能够了解,我并不永远是那个自信满满的模样,而且每个人都会经历这种糟心事。[这些歌曲]展示出了相当大的一部分自我。”

  [KP]:“我确实感到过焦虑,特别是第一首歌《Broken》出来时。比起我其他的歌,这首实在太糟糕了,我相当不安,不知道我的歌迷们会怎么想。我一度担心他们会因为我做了一首慢歌而讨厌我。谢天谢地,他们没有这么做。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2019年初中生国庆节优秀作因为这首歌,我的歌迷们会走过来对我说:‘这首歌帮我走出了分手的伤痛’,这就很让我开心了。”

  [KP]:“因为我不害怕[流行音乐]。对我来说,并不存在罪恶的快乐感——我总是喜欢听流行音乐,流行音乐是很放纵的,会把你拉进一个小小的流行泡泡中。听音乐能让我逃避;它能让我在几分钟的时间里忘记自己的问题。现在,我希望我能对他人也产生这种作用,我觉得我做到了。”

  [KP]:“流行乐现在绝对有了截然不同的局面。许多打破常规者都在以自己的方式获得成功。说到这个,我第一想起的就是莉佐 (Lizzo)[3]——她在乐坛打拼多年,如今终于破茧成蝶。从前谁会成为流行歌星,只有唱片公司巨头手握决定权。我运气不好,人们一直告诫我,说我因为自己的性别身份,是当不成流行歌星的——所以最开始我只是为别人写歌。现在我可以做自己了——我几乎去过了所有同性恋俱乐部,在那儿演出积累了自己的粉丝基础。我觉得如今没有什么规则,尤其是现在是流媒体的时代。”

  [KP]:“我一辈子都在听人说,跨性别艺术家就应该小众,没人会认同我。但我拥有了一片舞台,现在我都感觉像梦一般。我很荣幸,也很高兴自己能唤起人们关于跨性别者的认知。但这只是一段脚注而已;人们喜欢我的音乐,所以他们才会听我唱歌。

  “许多人都想要我做更多,因为跨性别流行歌手凭借自己的意志,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这种事还是头一回。许多人想让我做一个完美的人,但在我的音乐里,我并不完美,我的歌迷也是因此才和我产生了共鸣。我写的不是关于跨性别者的歌,我写的是一团糟的生活、没处理好的关系、写的是人类情感和那些人人都会产生共鸣的事情。没有谁可以让每个人都开心,总会有人失望,我已经学会接受这点了。”

  你的第二张录音室专辑《Turn Off the Light》让歌迷们很欣喜,在你看来,是什么让万圣节和 LGBTQ+ 团体有了如此深的共鸣呢?

  [KP]:“我一直对万圣节都很着迷,这是我一年中最开心的时刻。人们喜欢恐怖电影,因为这种电影在说不被接纳的外人。作为LGBTQ+ 团体,我们就是喜欢惊险、刺激的电影。”

  有哪部恐怖电影给过你《Turn Off the Light》新曲的灵感吗?

  [KP]:“我一直对时尚设计师们感兴趣,也一直会观看他们的采访。马丁·马吉拉(Martin Margiela)、约翰·加利亚诺 (John Galliano)、老派的詹尼·范思哲(Gianni Versace) 还有上世纪 90 年代的穆勒 (Mugler),他们是我研究时间最多的设计师们。彩民村心水之家,我也喜欢好莱坞黄金时代的明星们,比如维罗妮卡·莱克(Veronica Lake)、蒂比·海德莉 (Tippi Hedren)、奥黛丽·赫本(Audrey Hepburn) 还有格蕾丝·凯莉 (Grace Kelly)。我从老电影里获得了许多灵感;我不久前刚看了《一个美国人在巴黎》(AnAmerican in Paris),我第一次看这部电影,影片中的时尚太令人叹服了。当然,我还喜欢黛比·哈利(Debbie Harry) 和麦当娜 (Madonna)——尤其是上世纪 80 年代和90 年代。

  “马克·雅各布 (Marc Jacobs) 是第一位邀请我去秀场的顶尖设计师,[2019 春夏纽约时装周是我]第一个时装周。他的丈夫[查理·德弗朗切斯科 (Charly Defrancesco)]是我的头号粉丝,在 Pride 游行期间我们三个一起用了晚餐。马克还在 Louis Vuitton 时的那场大秀十分梦幻,就是台上全是护士打扮[2008 年春夏]、他与村上隆 (Takashi Murakami) 和斯蒂芬·斯普劳斯 (Stephen Sprouse) 合作的那场。”

  [KP]:“在舞台上,与歌迷见面;这是有趣的部分。其余的都是困难部分。我是完美主义者,所以如果我没有敲对音符,我一定会对自己很严苛。但我学会了要享受乐趣,不要让小细节成为绊脚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