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001.com 主页 > 050001.com >  

无锡荡口古镇晚上变空城 不原住民古镇成空壳

更新时间: 2018-12-17

记者考核发现,江南水乡古镇基本上是景区跟社区合二为一的社区型景区。至今,周庄仍有三四千名原住民住在古镇核心区,千灯古镇中心区有两个社区共5000多名原住民,同里古镇旅行区内有3个社区约1万名原住民,锦溪古镇老街也有3000多名原住民。

“亏大了!”无锡市锡山区荡口古镇景区内的水云居客栈老板陈冬雷,近日有些懊悔地告诉记者:白天这里游客寥寥无多少,一到晚上就变空城,“当初走吧,投资的238万元就打了水漂;不走,要把人拖去世”。

以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东台市安丰古镇为例,每天下战书,安丰古镇古戏台乐声悠扬,吸引老街居民前来观看民间文艺表演。“丢脸!难看!”家住老巷内的陆奶奶每次看戏,都笑得合不拢嘴。在安丰古镇,像陆奶奶这样仍住在老街的原住民有1万多人,占镇区常住人口约40%。在安丰古镇决定者看来,古镇不是一个单纯的景区,更是当地居民生活的社区。

著名古城保护专家、同济大学教养阮仪三曾说过:“古镇保护是为了人。同样的,古镇开发也是为了人。”文脉要靠人脉来传承。把古镇打造成不见人气的封闭式景点,还是保留历史风貌,并为原住民供应更好的生活空间?取向不同,终局也大为不同。

事实证明,开放、包容令社区型景区古镇活力倍增。而将古镇景区与居民生涯区相区隔,采取孤岛式掩护,则极易令古镇陷入困境。

自从2008年启动修理工程后,荡口古镇管理者将景区内近千户居民迁出,至今仅剩一户,导致古镇成为不生活气息的纯商业景区,人气一落千丈,景区不少商铺空关。

全国政协委员、南京大学文化与自然遗产研究所所长贺云翱传授称这种腾笼换鸟式的做法“目光短浅”。在这位文史专家看来,这种举动使古镇成为物质性的“躯壳”,精良传统文明根脉和宝贵的“乡愁”价值难以维护跟传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