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664455.com 主页 > www.664455.com >  

胡同装裱师杨景欣

更新时间: 2019-03-07

俗话说,三分画七分裱,装裱对字画能起到保护跟装饰作用。手工装裱工艺非常复杂,包括托画心、裁方、攒活、加局条、上覆背等流程,简单说,就是利用宣纸、花绫、耿绢等材料,辅以糨糊,把书画裱在上面护在旁边。

杨景欣今年53岁,原是首钢某下属公司的磨工,2015年买断工龄,回家照顾患帕金森症卧床的哥哥。“咱们家就哥俩,他又一辈子没结婚,我不管谁管!”杨景欣说。哥哥一年住院四五次,多少年下来,杨景欣跟媳妇攒的20万元存款,花得只剩下了2万元。得想办法挣钱。

在装裱师傅的圈子里,杨景欣意识不少人,荣宝斋也去,四宝堂也看,手工装裱要精学,机器裱也得会。经过一番准备,2016年,“杨景欣字画装裱”开张了。工作室就在哥哥的病床前,案板等设备都是杨景欣自己着手做的,还买了台别人淘汰的装裱机。

杨景欣双臂微微一抖,哗啦一声,一张刷满糨糊的湿宣纸从桌案上被提起,一张卷成卷的干宣纸趁机从背地钻进去,两张四尺长两尺宽的纸行云流水贴在了一起,不差分毫!

“有一次一位行内的老师傅给我演示,一抖,只托上了半张。”杨景欣轻笑,有点得意。

手工装裱,结实和美观程度千差万别。杨景欣会写又会裱,在装裱师傅中也未几见。

杨景欣打小喜好书法,八九岁跟着父亲学写毛笔字。1985年前后,东城字画社在地安门中学开办夜校,免费教书法和装裱,那时刚参加工作的杨景欣还不到20岁,报了名一学两年。“就想自己写本人裱,满足。”

这是手工装裱中托裱画心时的“搭托”手法,用一张干宣纸把刷了糨糊的湿宣纸上的水带走,避免水分搅扰画面上的墨。别看这么微微一抖,熟练把持的装裱师并不久,杨景欣是其中一位。但他既不是代表最高水准的故宫文物医生,也不是荣宝斋里的国家级非遗传承人。他是铃铛胡同里的一位个别居民。